和我在北京的街头走一走

作者:我与狸奴不出门喵发表时间 :2018-08-10

在南京的时候去吃永和大王的豆浆冰淇淋,送了一张代金券,到了北京后,金牛座总是想把它用掉。
五道口的永和大王竟然没得冰淇淋卖。
于是晚上搜寻到有冰淇淋卖的北医三院店,吃完套餐,心满意足地抹抹嘴,开始四处溜达。
有的人喜欢宅在家,有的人喜欢乱溜达。而我就是从中学开始每天都恨不能走一条新路骑车回家的人。
一座城市最鲜活真实的地方,就在于这些没什么景点,游客想不到要来的地方吧。
所谓脉络。
即使与其他城市看不出来任何分别,灰色的钢筋混凝土包裹着的六层老式公寓,并没有什么特色。
其间穿插耸立着玻璃幕墙的办公楼,这样的天气里,穿着职业装的男男女女行色匆匆。
夕阳彤云反映在这些玻璃幕墙上,像大自然里的一样美,却不是真的。
就像生活一样。
路边花坛里洁白硕大的玉簪开得正热烈,六瓣花朵吹起一只只小喇叭,仿佛有满怀的话同你诉说。
路边乌桕树青黄不接的叶子铺满了红色的塑胶自行车道,又被风参差地刷在马路牙子边,红色的车道,黄绿色的落叶,灰色的人行道,竟然很是有生活气息的好看。
转到另一条路上,路边却没有落叶,地上铺满了淡黄绿色仿佛槐米般的不知道是什么树的果实,很像细碎的小树叶,纷纷扬扬,无端洒落。明明是一棵棵年轻的树,树皮却粗糙得跟柳树一样。

今天的晚霞是一条一条长长的嫣红的云,嵌在雪青淡灰的天幕上。
山茶花里有一种白色底杂红色纹的,叫“抓破美人脸”,意为美人孤寂,逗弄檐下鹦鹉,不料被鹦哥儿的爪子抓破了白皙的皮肤,那一道道红色,便是血痕了。
今天的霞光,也颇有这样的趣味。只是太过匆匆,数分钟后,血痕便消退了,美人也化为了空寂。昏黄的路灯亮起,将树顶映出一片椭圆的光色。
路边时不时可见被砍得只剩个桩的树,一圈圈年轮清晰可见。树桩周围,又冒出一圈或是一丛碧绿的蘖枝,仿佛母去子寒,相对而泣,生机勃勃,却又萧萧飒飒。
暮色降临,天边堆起奇异的云山,翻卷腾覆,而美人脸上的爪痕已变成暗金色,衬着幽蓝的天幕,诡异得仿佛九阴白骨爪,生生撕裂一片长空。又好似数尺白练,挥向远方。
这几条路,跟其他城市没有什么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