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子孙视为土鳖的开国皇帝,曾吊打外族

作者:萧楚白 / 公众号:ruorantang发表时间 :2018-09-14

壮岁身为北府郎
提刀独立顾八荒
威欺河北群胡虏
业继江东小霸王
一 汉室宗亲北府郎
提到被子孙视为土鳖的开国皇帝的话,可能就会想到朱元璋——可朱元璋实在没有这种经历,他的子孙虽然也有不少不争气的,但却没有一个敢说老祖宗土鳖的。

朱元璋其实不是鞋拔子脸,
这个以后有机会再说。
被当成土鳖的这位,叫刘裕,汉楚元王刘交之后,根正苗红的汉室宗亲。

不过他出生时母亲难产,父亲无力抚养他,差点就把他抛弃了。
因为家里条件困难,他很早就从事着打渔砍柴编草鞋一类的工作,境遇和刘备倒有七八分相似。
只是刘皇叔喜欢编东西玩,刘裕却喜欢赌博。

如果不是因为赌术太差
可能他就错过了当皇帝的机会了
所以,当皇帝跟赌术高低关系不大,主要看胆色和赌博的心态,非必要的技术少学一样是一样。
熟悉五胡乱华的朋友应该还记得,东晋末年出现过的一支劲旅,不管怎么评选都能入选封建时代十大强军的北府军。
刘裕成年后就加入了北府军,做了名将孙无终的司马。
熟悉五胡乱华的朋友应该还记得,东晋末年有个叫孙恩的人造反起兵,成了北府军很多将领积累军功和经验的试刀石,刘裕就是其中最著名的一个。
我们现在说刘裕,常常会有人说他是万人敌,说他单挑无敌,说他武力值爆表,就是孙恩送他的一场成名战。

每一个开国皇帝都喜欢这句话:
凡是杀不死我的一切,都将让我更牛X!
当然,前提是杀不死。
所以,大家散了吧,想吃鸡要开挂的。
二 千军万马也寻常
刘裕当时在孙无终举荐下去了在淝水之战中大放异彩的刘牢之手下,带了几十个人去打探敌军消息,结果跟孙恩手下几千人打了个遭遇战。
这里需要说明下,就算是几十个特种兵遇到几千个普通人,武器差距不大的情况下,也得被团灭,但如果地势险要,部下又是久经训练的精兵的话,那么还是能打一打的,但也只是延迟被消灭的时长而已。
幸亏刘牢之的儿子看刘裕迟迟不回,带兵来援,才救下他们这股小部队。
刘裕的小部队虽然接近被团灭,却也杀伤颇丰,尤其数千敌军啃不下这么个小骨头,见到大股骑兵到来,仓皇退避,被刘裕看出便宜。于是借着生力军的力量,他们一口气推进到山阴(绍兴),荡平了这里的孙恩部下。
刘裕也因此一战封神,成为军中万人敌般的存在。
后来与孙恩多次交战,刘裕都是身先士卒,带着敢死队冲锋陷阵,又每每设下空城计,疑兵计,在敌众我寡的态势下屡战屡胜。
后来孙恩投海自杀,刘裕在桓玄起兵后,众寡不敌,假意投降,得到桓玄重用。
三 丈夫四十功名立
桓玄是桓温之后,桓家后来掌握了东晋长江中上游一代,在淝水之战中独当一面,扼制了苻坚顺流而东的计划,跟东晋官方从此维持了一种微妙的平衡。直到桓玄觉得,东晋世家也就会后弹蹄,没别的招数。

当时双方经常这样互相试探底线
就是不开打
本以为他们能愉快地这样下去一辈子
虽然不知道刘裕这个时候有没有将来当皇帝的想法,但桓玄想当皇帝,刘裕是看不上的,所以他虽然得到桓玄重用,却一心想将篡位的桓玄除掉——这一年,刘裕已经四十岁了。
陆游说:丈夫五十功未立,提刀独立顾八荒。
刘裕提前十年,完成了大丈夫建功立业的指标。

可能大人物都是提前完成KPI的吧
公元404年,刘裕起兵反桓玄,三个月内收复各地,追斩桓玄,迎天子复位。
完成了攘外必先安内的工作之后,刘裕及北府军彻底清除了桓家的势力,但很快,刘裕就建立起了自己的势力,北府军一系很快就成了与东晋世家大族分庭抗礼的存在,而本来就没有存在感的司马家,在这个体系中只是勉强维持了个体面人的地位。
公元407年,刘裕开府仪同三司,封车骑将军,录尚书事,最重要的是东晋各地军权几乎全落入他手中。
这个时候,跟过往的桓温等人一样,刘裕也得拿北边的胡虏们练练手了,他还没确定拿谁开刀,慕容超就撞到枪口上来了。

但我并不觉得慕容超可怜
毕竟是他自己要求的
四 攘外安内始薄凉
慕容超,南燕最后的皇帝,拒绝了公孙五楼的上策与中策,选了下策,在开阔地带摆开架势打一场——就跟很多啥也不懂的年轻人一样,向往着遇事正面刚。
结果被打得满地爬,很快就怂在城里做乌龟了。
慕容超这会子想起了老秦人姚兴,不是老情人,是老秦人。

老哥,好久不见,最近忙啥呢
那个,借我点兵救救急呗
唉,老哥,别走啊
后秦姚兴不敢惹刘裕,又不能说不敢,就虚张声势,派了两支部队慢慢进军,写信给刘裕说自己十万大军将到。
刘裕冷笑:你要真有十万大军,还不立刻偷偷跑来吃了我,用得着写信告诉我吗?
于是,中单慕容超苦等打野姚兴不到,被刘裕给单杀了。
前面说到刘裕攘外先安内,可孙恩死了,他的妹夫卢循还在,趁着刘裕平南燕的功夫,卢循又起兵造反了。
卢循只是个小角色,很快就被刘裕解决了,但内乱还未结束,最让刘裕担心的事,终于爆发了。
刘裕在北府军中,与刘毅最为投契,可能也有个北府双骄之类的组合,但刘毅心中并不服刘裕,他总觉得自己的能力不输刘裕,凭什么要屈居在刘裕之下?

刘裕那时对自己的这个好哥们应该是有感情的。
但一山不容二虎,两雄不能并立,铁木真与扎木合总要一决生死,这也是没法子的事。
不论用兵还是权术,刘毅压根都斗不过刘裕,被刘裕名正言顺借着天子之令讨伐,被刘裕几封书信,一阵军威就弄得手下斗志全消,最后自己单骑遁逃,心灰意冷,上吊自缢。
嫉妒虽然可以催人奋进,但有时也会让人自取灭亡。
五 改制集权疆土拓
刘裕刚出道的时候,孙恩是他的心腹之患,等孙恩自杀了,桓玄又成了心腹大患,等到把桓玄灭了,南燕又跑来边境冒犯,一直等到卢循死、刘毅亡之后,刘裕才终于明白:可见的敌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可见的那些敌人,尤其是明面上跟你站在一边的这些敌人。

这也是刘裕后来改革吏治朝纲,搞义熙改革的一个原因。
但现在,他还不能腾出手来做这些事,西边还有一个蜀国,一个仇池要灭。
刘裕在灭蜀大战中,慧眼识人,提拔朱龄石做总指挥,两万部队拿下谯蜀,重现当年桓温灭蜀的战绩,而且与桓温不同的是,刘裕的北伐基本都是大获全胜的。
仇池是个小地盘,常年依附周边大国,在群雄割据的局面中,两度拿下汉中——可现在益州已下,你汉中还能在刘裕的卧榻之旁酣睡吗?
仇池几乎连抵抗都没有,直接就怂了,于是刘裕基本算是把东晋领土扩张到了前所未有的局面。
根据刘裕的生平规律,我们知道,这个时候又该爆发内乱了——这一系列的内外交锋,给了后世的统治者很多借鉴,比如斩草除根,防患未然。
在孙恩,卢循,刘毅都倒台了的情况下,刘裕在晋国内部只有一个或堪一战的敌手,就是司马休之,这也算是司马家最后一个体面人了。
在刘裕没亲自出手之前,司马休之一度大获全胜,但刘裕一到,司马休之全军大败,投奔后秦去了。
这个时候,刘裕的义熙改革也可以开始了,新政策提拔有能力的人,给老百姓实惠,整个社会进入发展期。
东晋旧有的世家大族依赖的司马休之大败,意味着世家大族的全面收缩,北府系的人得以掌控全局,晋国之内,再无一人能对刘裕构成威胁。
416年,52岁的刘裕正值当打之年,雄心勃勃,领平北将军号,获得赞拜不名,剑履上殿,入朝不趋的特权。
熟读史书的朋友大概都明白,萧何以后,基本上什么样的人才能有这个特权。
平北将军这四个字不是随便加的,言下之意,长江沿岸已经完全搞定,接下来的目标,就是北边剩下的五胡了。
六 平秦废立可称王
跟慕容超事件一样,刘裕是想什么来什么,就在他筹划着北伐的时候,后秦国主姚兴死了,后秦内乱不休,刘裕趁机北伐。
但如我们从前说的那样,江东猛虎虽然成年了,可塞北雄狮也觉醒了,北魏不愿眼看着后秦覆灭,同时也想分一杯羹,因此阻截了刘裕的部队,另外两路分兵的檀道济与王镇恶两部同时告急。
刘裕这个人有个特点——越是危急关头,他越是冷静缜密。
这一次,他深刻认识到,不破北魏,不取后秦,于是他在黄河边摆却月阵,效仿韩信的背水一战,几千人破魏军两万,北魏为之气夺,檀王两部也成功脱困,最终一鼓作气,破后秦、取长安。
我毫不怀疑,假如天假其年,刘裕完全有可能在破后秦之后,进一步扫荡北魏以外的群胡,最后和北魏大决战,一统江山。
但很遗憾,老天爷并不总是站在刘裕这边,这一次,他仍然是后院失火。
留守东晋本部的刘穆之去世,刘裕顿时陷入鸡肋困局,最终不情愿地退回东晋,留下刘义隆与几位大将留守长安。
紧接着留守长安的几员大将自相残杀,赫连勃勃进犯,刘义隆仓皇逃窜,朱龄石被杀,刘裕后悔不迭。

可惜刘裕没法学刘备摔孩子了
此时此刻的刘裕,已经来不及考虑再次北伐的事了,废旧帝,立新君,与东晋世家过招后,东晋世家不得不承认,建康宫不得不换主人了。
公元419年,进爵宋王的刘裕加紧步伐,他渴望着正式称帝后,能组织下一次北伐。
420年,57岁的刘裕正式登基称帝,东晋灭亡。
422年,想要再度北伐的刘裕重病缠身,很快去世,此后的整个南朝,几乎再无一人能同时有机会和能力重现北伐中原的壮志。
40岁建功立业,败孙恩,斩桓玄,平南燕,收后蜀,破刘毅,灭后秦,据东晋,定南朝,19年征战杀伐,刘裕向我们展示了他过人的勇武,智谋与胆色。
虽然未能完成收复中原的伟大梦想,但他草根逆袭,金戈铁马,气吞万里的故事,足以激励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去追逐梦想。
尾声
虽然是汉室宗亲出身,但刘裕并没有到处招摇自己的这个身份;
虽然是穷人家的孩子,但刘裕对金银财货妇人美色几乎没嗜好;
虽然坐上了皇帝宝座,但刘裕似乎仍然觉得喝最烈的酒,骑最快的马,打最牛的仗才是人生真正的享受。
李商隐有诗:
历览前贤国与家,成由勤俭破由奢。
何须琥珀方为枕,岂得真珠始是车。
运去不逢青海马,力穷难拔蜀山蛇。
几人曾预南薰曲,终古苍梧哭翠华。
这里面说琥珀枕的故事,就是有人送了刘裕一个精美华丽的琥珀枕,结果刘裕听人说琥珀捣烂了入药可以治疗疮口,就把琥珀枕拿去让大夫配药给士兵们疗伤用。
或许也正是这样的刘裕,才能打出这样的成绩与事业。
后来宋孝武帝刘骏骄奢淫逸,看到刘裕生前所居住的密室中留下的农具,还大笑说:这个老土鳖!(注1,注2)
注:
1.刘裕在宫中的密室,有点像包惜弱在王府里的牛家村原型,刘骏后来拆除了这一密室,去参观时,看到有刘裕留下的农具衣物,身边的人夸赞刘裕节俭朴素,刘骏不满道:田舍公得此,以为过矣。
意思是,有哪个老农民晚年能得到这么好的农具衣物,那真是很奢侈了。
2.刘骏是我之前在《历史作证,世道是怎么变坏的》一文中举的一个例子。他二十三岁起兵夺位,文才武略均高。在位期间推行土改,常常微服私访,亲临断狱,很有一点作为,但三十岁左右,他逐渐开始骄奢淫逸的生活,最后三十五岁就去世了,他是个很有意思的皇帝,以后我们再专门分析他。
3.义熙改革是南朝奠基的根本,也是刘裕积累政治资本的一次重要改革,改革的内容主要是增加农民收入,削减权贵家族的特权,进一步放宽人才选拔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