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老婆熟睡后,他竟然偷偷......

作者:小说共读 / 公众号:xiaoshuogongdu发表时间 :2017-11-14

第一章 学姐与我
那是初二的暑假,热的出奇,本应该在家过上颓废生活的我,在老爹一再唠叨下去了姨祖母办的补习班。

我只知道姨祖母是原来某个市重点的高校的副校长,现在退休在家,闲来无事租了个小别墅平日自己种种菜,教教学生之类的。
我不知道的是,姨祖母教的学生,都是问题学生……
我更不不知道的是,在这里我碰到了学姐,那个给了我太多第一次的学姐。
开始觉得不太对劲的时候是刚进补习班的时候,有两个学姐都在客厅,一个写着作业,另一个却完全没动手中的笔,专心致志的涂着粉色的指甲油,姨祖母也不管她。
穿着打扮更是清凉的不行。
写着作业的那个还好,那个开小差的学姐简直让我狠狠吞了口口水,露肩T恤把性感的香肩,锁骨以及发育的近乎完美的身材展露了出来,下半身穿着黑色小短裙勾勒出绝对领域,大长腿很随意的交叉摆放着。
看着我愣愣的盯着她看,她对着我微微笑了笑。
那一抹笑颜如同夏日里的春风,微微拂过我的面颊,直击我的心灵。
“小弟弟来啦?”她打趣般的说道。
我从来没见过那么美的女孩子,在学校里女生大多都不会打扮,只能穿着土里土气的校服,一味的埋头苦读书,总感觉这学姐给我打开了新世纪的大门。
“来了。”我木讷的答道。
之后姨祖母就把我拉到房间给我简单介绍了一下。
从今天开始一直到暑假结束我都住在这个有着榻榻米的房间里,唯一的娱乐设施就是一个老式电视,每天都需要做姨祖母精心给我准备的习题,不懂得地方就问。
上课时间是九点到十一点,下午四点到到六点,排除必要的一个半小时午睡时间其余时间是自由活动。
记得我后来问过为什么姨祖母私教的学生都是女孩子,姨祖母好像告诉我是比男孩子好管教…
第二天早晨,我半梦半醒的时候看到昨天那个性感的学姐半弯着腰有些好奇的盯着我看,吓得我从床上蹦了起来,本来还微微存留的困意一下都消散了。
“你也是在这里住宿的学生吗?”学姐的声音很好听,让人觉得十分的舒服。
“对,我叫秦宇,学姐好。”在这里上补习的几乎都是高中女生,只有我一个初中生,所以见谁都要喊学姐。
“我叫韩盈然。”她如是说道。
韩学姐怎么说呢,是个好学姐,就是比较爱欺负我。
我们在一个月的学习时光里已经混的很熟了,她和我一样是住宿生,好像是因为家里人太忙了,照顾不过来,这才拜托我姨祖母照顾一段时间,顺带学习一番。
她经常会抢我的电视看,据韩学姐自己所说,她所在的客房没有电视,只有床和书,本来是要跟我换,我毅然决然的拒绝了。
于是乎每天就都有了这一幕。
韩学姐说道,“我要看综艺节目,学弟应该让着学姐,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学姐才应该让着学弟吧…”我在心里默默吐槽,身子一个虎扑想要抢她手中的遥控器。
一番缠斗之后,我被韩学姐反擒着双手,韩学姐骑坐再我身上。
韩学姐穿着白色的热裤,被压在身下的我能充分感受到学姐的柔软,我很快就有了反应。
老二被压在榻榻米上十分不舒服,我猛地往后缩了缩,就不敢在乱动了。
韩学姐看我突然老实了不反抗了,调整了一下坐姿,“服不服?”
“服了服了。”虽然还想再被压一会儿,但是感觉非常的羞耻,会被误认为是变态的。
韩学姐这才作罢,腿往侧边一让,坐在我边上看起了电视。
我怕暴露了窘态,依旧趴在地上仰着头看电视。
“你怎么还爬着啊?”韩学姐问道。
“突然觉得爬着挺舒服的。”我不敢看韩学姐,抬头看起了电视。
韩学姐敲了敲我的头,专心看起电视了。
之后一段时间就很少看到韩学姐了,一个星期偶尔能看到个两三次。
天气变得更热了,每天不开空调感觉根本活不下去。
由于我过于机智,姨祖母的课程提前结束了,这时候离暑假结束还有半个月左右,姨祖母就给我报了个游泳班。
日子突然变得清闲了,每天偶尔看看书,其余时间就一头扎进游泳池。
游了一番之后,看着池边的人有些眼熟,游进一看才发现是韩学姐。
“韩学姐?”我有些惊讶,没想到能在游泳池碰到学姐。
学姐穿着一件式的露背泳装,洁白如玉的皮肤露在外头,将S形的身材完美的展露出来。
韩学姐坐在背光的池边来回踢着水,有些痴的看着池面,极其吸引周边的视线。
被我叫了一声韩学姐才回过神来,看了我一眼,却没有打招呼,反倒有些躲着我一样,径直往池外走去。
我有些纳闷,不过学姐表情看起来有些奇怪,赶紧游上岸去换衣服了。
当我换好衣服走出泳池的时候学姐已经不见踪影了。
我挠了挠头,带着侥幸心理在附近随便晃了晃,不知怎么的,突然想起学姐之前对我说的一些话,突然心中有些闷。
“我叫韩盈然。”
“这么简单的题你都不会做啊,应该这样…在这样…”
“嘘~不要告诉你姨祖母喔。”
“小弟弟想不想吃宵夜啊,吃什么,我顺带帮你带回来啊。”
不知不觉的走着,回过神来的时候天都黑了,我准备回去的时候,前面一条偏僻的巷子突然传出来一些嘈杂的声音。
“怎么样啊,我的韩大小姐?跑了这么久,还不是被老子逮到了?”
“说实话你们真无赖,让我感到有些恶心。”
我心中一惊——那是韩学姐的声音。
赶紧跑了过去。
十来个人堵着巷口,有的手中还拿着甩棍,巷子里的果然是韩学姐。
“喂小子,劝你最好别管闲事。”有个人发现我来了,扬了扬手中的甩棍,自以为很酷的指着我。
那一瞬间我仿佛失去了理性,只感觉自己必须要做点什么,不然肯定会后悔的。
于是乎冲上去给了那人一拳。
趁着那人借着惯性头往后仰的时候,从他手中把甩棍给抢了过来,又补了一棍。
没来得及多做点什么,就被周围的人给围上了。
“草他妈的,给我往死里打!”那人捂着自己的脸,嚷嚷着。
第二章 学姐与空调房
我握紧了手中的甩棍,对着一个往我面前冲过来的人砸了过去,却被意外轻松地躲开了。
接着那人一拳打在我的腹部,强烈的冲劲让我有些干呕,还没来得及反击,他又在我脸上补了一拳。
脸上火辣辣的痛。
当我接连将甩棍砸向那个人的时候,无一例外都被躲开了,并且都还有余力还击,我趁机往后退了两步,和他拉开距离,心中盘算着。
这群人干架经验实在是太丰富了,打肯定是打不过的,我只能看能不能找到机会带着学姐跑了。
眼看着那人又一脸坏笑的冲了上来,我将手中甩棍横扫,那人却猛地一个加速,在甩棍打到他身上之前,用左手握住了我手中的甩棍。
接着上腿。
一个强而有力的侧踢,直接将我踢到另一个小混混的面前。
就当我以为又要挨打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道靓丽的身影,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韩学姐身手那么灵敏。
韩学姐小跑了两步,起跳,踩着墙面,脚上发力踢到另一面墙上,借着惯性跨过了挡在她面前的混混,很快到了我面前。
然后帅气的一脚,从我肩膀上“嗖”的一下踢了过去。
那混混刚扬起拳头还没砸下来,就被韩学姐一脚踹中面门,飙着鼻血往后倒了下去。
韩学姐收回腿,拉着我的手,往外头跑去。
身后那群人并没有跟出来,韩学姐却没停下,确认了没人追过来之后依旧小跑着。
仔细一看韩学姐的手也挺好看的,修长白皙,软软的,主要是现在还牵着我……
直到抵达了目的地韩学姐这才松开手。
“我会跟你姨祖母打电话的,今天你就睡在我这儿吧。”韩学姐的脸颊因为跑动,微微红润了一点,对着我半命令的说道。
我有些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直到五分钟之后我确确实实坐在学姐旁边才明白。
也就是说,我在意外的情况下意外的住进韩了学姐的家,而且学姐爸妈在外忙工作家里只有我和她。
老实说我心里还挺紧张的,毕竟孤男寡女独处一室,会不会发生点什么呢…
不过韩学姐和平常没什么两样,似乎对我十分信赖,或者说她干脆就把我当他的弟弟了吗?
摇了摇头,讲这些不明所以的想法抛诸脑外。
韩学姐拿了个小型的医疗包来,里头装着纱布碘酒创口贴之类的医疗用品。
“脸还疼吗?”韩学姐很细心的用碘酒帮我消了毒,擦干净之贴上了创口贴。
“没那么夸张啦。”我摆摆手,有些不在乎的道。
“可是都肿了,还有些破皮。”韩学姐看着我,问道“你当时怎么就直接冲过来了?”
“因为看到学姐被混混给堵了,所以没想那么多就…”
“哈哈,那还真是谢谢小弟弟啦~”学姐忽然笑了。
直到最后韩学姐也没有告诉我为什么自己会被那群混混盯上。
我虽然有些好奇,不过看学姐没说也不好去问。
当轮到我洗澡的时候我做出了一个艰难的选择题。
学姐在我之前洗澡,脱下来的衣物都放在篮子里。
也就是说平日里根本难得一见的“圣物”我现在可以为所欲为了啊!
我仿佛听见了内心的呐喊,那种害怕被学姐发现,又十分渴望的背德感真的是令人兴奋。
文胸,胖次,还有船袜…
我该选哪一个呢。
那他妈还用选吗?当然是都要啊。
不不,她可是学姐,我怎么能做出这种事呢…
最终我还是输给了作为男人的自己,安慰自己,只是一条文胸没有关系的。
很香——既不是香水也不是香波的味道,那是一种韩学姐身上特有的香味。
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感觉还夹杂着一股淡淡的奶味,很好闻。
闻着让人欲罢不能的东西,下身很快就支起了帐篷,于是乎就在浴室里偷偷释放了一下精华。
清理完犯罪现场,又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这才出来了。
“你怎么洗这么长时间啊?”学姐穿着可爱的睡衣,长发略微有些湿漉漉的搭在肩头,大长腿很没有形象的岔开,在沙发上玩着手机。
突然想象到自己在厕所里做的事情,老脸一红,“因为洗的很舒服,可能是因为是学姐家的浴室吧。”
这么一说似乎有些不打自招的感觉。
韩学姐抬头看了我一眼“怎么脸都洗红了?”
“那当然是因为洗太久了,略微有些缺氧。”我慌乱的解释道。
韩学姐嘟嘟嘴,样子可爱极了“睡觉的房间开空调了哦,把头烘干再进去。”
我本来想睡觉的。
我是说,本来。
可是这么热的天,谁又能想到学姐原来只是让我在空调房里稍微凉快一下就出去呢?
“你去另一个没有空调的房间睡啦。”韩学姐有些脸红,莫名发起脾气。
和学姐说的一样,另一个房间没有空调,也没有窗户甚至连床铺都没有…
甚至热的让人窒息啊。
感觉刚躺在床上汗就不受控制自己流了出来,不,应该是淌了出来更为合适一点。
无奈,我敲了敲学姐的门“那啥,学姐,我在地上铺个地铺睡行不,外头实在热的我要炸了。”
学姐打开门,带着可疑的眼光看着我。
“没有多余的床单和被子了。”
我本来还想再多央求几句一起睡之类的,不过后来仔细想想,学姐的房间是个单人床,虽然就单人床来说已经很大了,可是睡我和学姐两个人似乎有些小拥挤。
睡觉的时候和学姐有肌肤之亲?
好像对于一个黄花大闺女来说是挺过分的啊。
虽然我脑子里一万个想要一起睡,但是理性却制止了我。
或许这就是爱吧,我心中默默道,转身准备回沙发上吹电扇,忽然一道微弱的不可闻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进来吧,我们一起…一起睡吧。”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
如获大赦,飞也似的钻进了空调房。
“就当是你今天来救我的奖励,只此一天啊。”
学姐一脸羞红,如是说道!
第三章 学姐挺软的
我是个老实人,所以没有对学姐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即便此刻现在学姐穿着睡衣背对着我睡觉。
说是这么说,但是心中却还是在微微荡漾。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挨了顿打,又长跑了一次,没有荡漾一会儿就轻轻嗅着学姐的香味睡着了。
我做了一个十分美好的梦。
第二天天才刚微微凉。
我只感觉到怀中有个十分柔软的东西。
微微睁开眼睛发现了不得了的一幕。
学姐昨天背对着我睡,不知怎么地已经面朝向我了,姣好的面容和完美的身材一览无余,韩学姐的呼吸还很均匀,俨然一幅睡美人的姿态。
重点是我怀抱着学姐,大腿还很不雅的岔开,向上搭在学姐的腿上,学姐犹如一个人形抱枕。
我的视线停在了一个神圣的地方。
宽松的睡衣将学姐挺拔丰满的胸脯半露出来,我手很自然的滑了下来。
那是我摸过最为柔软的东西,狠下心来捏了捏,学姐呜呜恩恩的呻吟了一下。
接着,我看到了一张红扑扑带着暴怒的脸颊。
学姐一定有起床气,我敢保证。
韩学姐下意识的做出了一个动作——出脚。
还沉浸在那一抹柔软的我只感觉整个人横向飞了出去,噗通一声摔在地上。
“啊啊啊!学姐对不起!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因为紧张,声音都有些结巴。
学姐的愤怒一直持续到吃完我做的早饭,不知道是不是很合他的口味,这才肯温和一点跟我搭话。
之后我陪学姐逛了会街,本来想看场电影,不过姨祖母好像叫我回去,只好下次再约学姐了。
韩学姐把我送到车站,又陪我等到车来这才对着我招了招手,目送着我离开。
我突然想起昨天的那些混混,“学姐,你要早点回去啊,尽量别走小路,我到家之后要是有事的话就跟我打电话。”
韩学姐点了点头,喃喃道“他们要再来,正好可以狠狠揍他们一顿出气啊。”
公交车站有些嘈杂我没听清,没来得及再问车门就关了。
韩学姐冲这我摆了摆手,我坐在座位上,从车窗外看了眼学姐,心中美滋滋的。
当我到姨祖母别墅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姨祖母很悠闲的喝着茶,今天看来没有别的学姐来上课呢。
“小宇啊,你的课程结束了,你爸也回来了,暑假也快结束了,看你什么时候想离开这里回家去跟我说一声,我自己种的豆角熟了你带一些回去……”
我有些愣神,姨祖母还在说着他的豆角如何没有农药如何纯天然,我却听不进去了。
暑假结束了?
那以后会不会很难看到韩学姐了?
我心中没由来的想到。
不过很快就安心下来了,毕竟我还知道学姐家住哪,应该问题不大。
又狠狠游了几次泳,我这才踏上回家的路。
家中还是没什么变化,老爹把电视开的很大声,电扇在旁边疯狂输出,半躺在沙发上,优哉游哉的拿着冰镇啤酒,一脸满足的样子。
“儿子回来了?”
“恩。”
我将姨祖母给的豆角放在了厨房。
又和老爹聊了几句毫无营养的话,我就回到房间里玩电脑去了。
电脑都快两个月没开过机了。
要不是韩学姐,没有电脑的这两个月我可能要无聊死吧…
QQ上弹了一些消息,大多是找我出去玩之类的,我一一回复。
“宇老铁,你作业写完没?”我发小徐乐志看我上线连续给我发了几个弹窗。
“听说你丫在补习班过了两个多月,肯定写完了吧”
“写完了给我观摩借鉴一下啊,完事儿了请你吃烧烤啊。”
“话说回来,你有没有和补习班老师发生点什么啊……”
噗——
我差点把喝进嘴里的水给喷了出来。
当徐乐志抄完作业的时候简直满脸笑,跟我吹嘘自己心态好,暑假作业这么多都敢在最后三天才开始动笔,将来一定是做大事之人。
我笑了笑,不置可否,不管他是不是做大事的人,反正我现在想吃烧烤了,两个多月的健康生活都有些不太习惯了。
徐乐志径直拉着我到了烧烤摊。
大笔一挥,在菜单上写了不少烧烤海鲜,这小子怎么变得这么大方了。
“你可劲吃吧,跟你说个小道消息,你小子可别哭啊。”徐乐志神秘兮兮的说道。
我不解的望着他,“啥事?”
“白洁要转学了。”
有那么一小瞬间我脑子是处于宕机状态。
白洁是我的初恋对象,虽然是一味的单相思,但是已经持续了两年,我或许真的很喜欢白洁,平日里都舍不得用脑补她来释放自己。
久而久之,虽然知道不可能,但是喜欢她似乎已经变成了一种日常。
说起来,这次我会答应老爹去补习班也是想要提升一下自己的学业好让自己和白洁的差距稍微拉近一点。
之前也说过,在姨祖母那唯一的娱乐设施就是一台老式电视,因为姨祖母家没有电脑,就连我的手机也放在家里被暂时没收。
所以我在暑假有那么一两次去网吧给白洁发消息,每次像写作文一样,噼里啪啦发一大堆,不过白洁的头像一直都是灰色的。
不知道是隐身,还是暑假在努力学习。
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我说个不该说的话。”徐乐志拿起肉串,“与其在学校里看着她和别的男生疯来疯去,不如就趁着这次机会把自己心里想的都告诉他,就算失败了,以后也不用天天看着,其实也不坏。”
我没说话。
的确,白洁对其他男生总是笑脸嘻嘻的,也愿意和其他男生疯来疯去的,在走廊上疯跑,讲些荤段子她也听。
唯独对我却有些冰冷。
本着秦氏厚脸皮,就这样软磨硬泡的,想必总有一天能感动白洁。
其实我不明白自己内心究竟是怎么想的,可能只是一位在逃避,不过此刻我只想胖揍徐乐志一顿。
不是因为他哪壶不开提哪壶。
而是因为他说他出来的时候忘记带钱包了,需要我先垫着。
我垫他丫的二舅父!
开学前一天,白洁的才头像亮了起来。
她会看我给他发的那么多消息吗?会怎么回复我呢?开学以后怎么面对她呢?
有些踌躇不安的我看着手机里为数不多的电话号码,犹豫了一会,还是拨号过去了。
点击“阅读全文”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