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台罪己诏——闲话《资治通鉴》之一百九十五

作者:煌的闲话 / 公众号:huangdexianhua发表时间 :2018-04-15

请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或搜索微信公众号“huangdexianhua”
请随手转发推广,不才深表感谢!
卷第二十二 汉纪十四 世宗孝武皇帝天汉三年(前98)~后元二年(前87)
武帝刘彻下轮台罪己诏,改变国策。
素来我行我素的武帝刘彻竟然在泰山全面否定了自己多年来的修仙活动,令群臣大跌眼镜;不过这还只是刚刚开始,很快武帝就要憋个大招了!
征和四年,搜粟都尉桑弘羊等人建议,轮台以东有良田五千顷,可以移民过去屯田,以此为根基,控制西域。这轮台在哪里呢?在现在新疆乌鲁木齐西边三百六十多公里的地方,可以说已经是深入西域了;而且从位置上来看,轮台几乎在西域的最中间,这种地方在战略上当然是重要的,桑弘羊可以说选的这个点也很准。

按照武帝前几年的思路,对这种提议应该是相当热衷的,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这次居然否决了这个议案;不光否决,他还为此下了一道在中国历史上相当重要的诏书:
前有司奏欲益民赋三十,助边用,是重困老弱孤独也。而今又请遣卒田轮台。轮台西于车师千馀里,前开陵侯击车师时,虽胜,降其王,以辽远乏食,道死者尚数千人,况益西乎!曩者朕之不明,以军候弘上书,言“匈奴缚马前后足置城下,驰言‘秦人,我匄若马,’”又,汉使者久留不还,故兴遣贰师将军,欲以为使者威重也。古者卿、大夫与谋,参以蓍、龟,不吉不行。乃者以缚马书遍视丞相、御史、二千石、诸大夫、郎、为文学者,乃至郡、属国都尉等,皆以“虏自缚其马,不祥甚哉!”或以为“欲以见强,夫不足者视人有馀。”公车方士、太史、治星、望气及太卜龟蓍皆以为“吉,匈奴必破,时不可再得也。”又曰:“北伐行将,于鬴山必克。卦,诸将贰师最吉。”故朕亲发贰师下鬴山,诏之必毋深入。今计谋、卦兆皆反缪。重合侯得虏候者,乃言“缚马者匈奴诅军事也。”匈奴常言“汉极大,然不耐饥渴,失一狼,走千羊。”乃者贰师败,军士死略离散,悲痛常在朕心。今又请远田轮台,欲起亭隧,是扰劳天下,非所以优民也,朕不忍闻!大鸿胪等又议欲募囚徒送匈奴使者,明封侯之赏以报忿,此五伯所弗为也。且匈奴得汉降者常提掖搜索,问以所闻,岂得行其计乎!当今务在禁苛暴,止擅赋,力本农,修马复令,以补缺、毋乏武备而已。郡国二千石各上进畜马方略补边状,与计对。
为什么说这道诏书重要?因为这道诏书里,虽然找了种种客观原因,但最后,仍然是否定了此前十几年,主要是重用李广利之后的对外战争,并且完全检讨之前的国策,开始转向全面收缩。
武帝竟然认错了!
而且还是以这种正式诏书的形式,向全天下公布!
此前的统治者,虽然也有认错的举动,但从来没有像武帝这样,在全国人民面前公开自扇耳光!
武帝好像什么事都要当第一个吃螃蟹的,这道诏书,就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道“罪己诏”——轮台罪己诏。
能让如此好强的武帝公开打脸,可见巫蛊之祸对他的触动之大,也可见当时的社会局势已是相当危险了。而天子亲自下诏,将罪责都揽到自己身上,对当时的人心确实产生了很大的触动。
而这也意味着,普通百姓们终于可以过几天安生日子了;前段时间封丞相田千秋为“富民侯”,就有“思富养民”的期望在里面。
巧合的是,轮台罪己诏发布后不久,巫蛊之祸残留下来的“尾巴”也都被解决掉了。
首先是投降匈奴的李广利,匈奴丁灵王卫律为了争宠,趁狐鹿姑单于的母亲生病,买通巫师,说得献祭李广利,病才能好——结果李广利因为这种神棍的理由,被“献祭”掉了。
看来这种背叛者到哪里都是受人鄙视的。
然后是马氏兄弟。重合侯马通在巫蛊之祸中对付太子刘据很是不遗余力,而他哥哥马何罗本是江充的基友,所以后来兄弟两人都成为朝中新贵,马何罗更是成为侍中仆射,可以出入宫禁。但后来朝廷的风向变了,江充一家被拉清单,这兄弟俩生怕自己会是下一个,于是开始盘算起阴谋来。
但他俩没想到的是,自己鬼鬼祟祟的举动,都被一个人看在眼里——侍中驸马都尉金日磾。这位匈奴小王子,对武帝忠心耿耿,一向随侍在侧。他素来为人机警,最近总觉得马何罗神色不对劲;但他也没有证据,所以只是暗中留神戒备。马何罗也察觉了金日磾已经产生了怀疑,所以迟迟没有发动。
一日,武帝去了林光宫,金日磾身子不舒服,住在武帝旁边的小庐,没有像以前一样在武帝身边;马何罗窥伺到了这个机会,赶紧通知马通和小弟马安成,趁夜矫诏发兵。但武帝人还在,这可是个大问题,因此天亮时,趁武帝尚未起床,马何罗倚靠自己侍中的身份溜进宫,欲对武帝下手。
此时,金日磾刚刚起床,准备上个厕所;但刚要去,直觉突然告诉他,不对劲!他也搞不清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于是索性也不出恭了,而是跑到武帝卧房的外间坐了下来。过了一会,马何罗跑了过来,一眼看到金日磾,心里一个咯噔;但他此时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所以尽量躲开金日磾的视线,想悄悄潜进去。

然而,金日磾的意外现身是马何罗事先没有料到的,结果他太过紧张,竟然不小心撞到了卧房的瑟上!这下暴露了,金日磾一看这架势,心知不妙,赶紧大喊“马何罗反!”,然后紧紧抱住了马何罗。这一嗓子惊醒了武帝,侍卫们也都跑了过来。武帝见金、马两人扭打在一起,怕误中副车,不许侍卫们动刀子,结果大家一时之间只能干瞪眼瞅着;最后还是金日磾专业技术过硬,一个背摔,把马何罗摔了个七荤八素,大家才一哄而上把他绑了起来。事后一搜,此人果然身怀利刃,图谋不轨。

所以马家三兄弟最后也都统统死刑,巫蛊之祸也就此终于画上了一个句号。
另外说下,这马通有个曾孙子,叫马援——也就是马超的祖先,著名的“伏波将军”马援!马援的女儿,乃是明帝刘阳的皇后,即明德马皇后。马皇后对自己居然有一个乱臣贼子的祖先耿耿于怀,于是就把马何罗开除出了马家——她把马何罗的姓,改成了王莽的“莽”……
请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
或搜索微信公众号“huangdexianhua”
请随手转发推广,不才深表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