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灭的中产梦:被P2P收割的民众与他们的枷锁

作者:纵观经济发表时间 :2018-08-10


来源:路财主路财主N(ID:imoneya)
“我已经不是三周前的那个我了。”
“我不再那么相信自己的专业、能力,甚至根本不知道还可以相信什么,……,也许我该去找个人结婚生子了。”
在自己供职的P2P网站投资上百万元,却遭遇老板跑路的白领冯佳,这么告诉记者。
“我死也要死个明白”。
“从前我来杭州是来旅游的,现在变成了到处被人赶。”
家庭主妇李霞,和冯佳一样,把全家资金都投入到“投融家”这个杭州财富小镇的P2P上。现在的她,带着女儿走上了维权讨债之路,在盛夏的杭州,她们像无头苍蝇一样,挤在廉价旅馆里等着消息,一有消息,立即赶到可能会带来转机的现场。
(PS:以上内容引自公众号“谷雨实验室”的“P2P爆雷后,有房有车的维权中产像个难民”一文,冯佳和李霞为化名)
冯佳和李霞,一个白领和准中产家庭,就这么废了;基本的体面和尊严,对她们来说,忽然都成了奢侈品。
李霞和冯佳所不知道的是,她们所投资的“投融家”P2P的爆雷,不过是超过4500家爆雷的P2P之一,也是最近几个月连环爆雷的N个P2P之一。
根据网贷天眼数据,截止2018年8月7日,出现问题的网贷平台已多达4580家,而仅过去一周,就新增问题平台40家。

根据网贷天眼的统计,在4580家出问题的网贷平台中,失联、跑路、警方介入、终止运营以及平台诈骗(基本都等同于诈骗)的占比2/3以上,另外还有21.5%出现提现困难。其中,重灾区在广东、上海、浙江、山东和北京,问题平台均在500家以上。目前,全国正在运营的P2P平台仍有1968家,而在出问题的平台中,实现良性退出的,仅占1%。

李霞和冯佳们的最终结果,可想而知。
需要强调的是,所有的P2P爆雷中,普通人投入的真金白银并没有消失,而是被某些人装进了自己的口袋。
根据网贷之家2018年初统计,2017年P2P网贷行业贷款余额为12245.87亿元,相比2016年底上升了50%,成交量为28048.49亿元,同比增长35.9%。按照问题平台和仍在运营平台的数量对比来看,大约有8000-9000亿元的资金,在此起彼伏的P2P平台倒闭潮中,悄悄的实现了财富转移。
换句话说,绝大多数P2P网站,并没有为社会创造财富,更没有为社会增加信用,而是成为财富转移的工具,成为民间信用加速溃烂的伤口。
长期以来,因为体制性的压制,中国的民间信用体系始终难以发展起来,直到2014年P2P网贷行业的爆发,原来半地下的民间借贷,终于找到了载体,只要是个人,都觉得自己能够整个P2P网站融资,低息融来资金,然后高息放贷出去,坐着不动,天上的馅饼哗啦啦的都往自己头顶掉……
一大群金融骗子闻风而动,设置了花样繁多的P2P平台——在P2P发源地英国和美国,P2P网站在发展近10年之后,截止到2015年,其数量仅保持在个位数;而在中国,短短的两年时间,P2P网站已经高达上万家……
连一家上市公司,也恬不知耻的更名为“匹凸匹”,赶热潮收割股民。
如果钱真的有那么多好去处,能够轻松得到那么高的收益率,中国经济哪里会遇到什么困难?
可惜的是,无数的白领和普通民众却相信了有这样的好事。
他们拿着自己的血汗钱,存银行觉得利息太低,进股市承担不了风险,房子太贵买不起,正好出现一堆这样的P2P公司,利息又高,还保证稳定收益——
这可是我们变身中产的重要途径啊!
拿出50万元血汗钱,按照很多P2P网站许诺的18%的年化利率,一个月收益就有7500元——这比中国90%以上的人的月收入还要高,你还想要什么?
更何况,这7500元,普通民众还能再省下来,继续投入P2P呢!
就这么想想,无数白领和普通民众在睡梦里都会笑醒,更何况,连1000元都能投资,干嘛不加入啊?于是,涌入P2P的资金逐年上升,从几百亿到几千亿,再到上万亿元……
这些人所不知道的是,你想的是别人的利息,别人想的,可是你们的本金!
大多数P2P网站本来就是金融骗子开的,他们的目标,不过是将普通人辛勤劳作的财富,偷窃到自己的口袋而已——而那些投资P2P网站,财富被转移走的,99%的人都是白领和底层民众,富人们是断然不会来趟这趟浑水的。
随着P2P的连环爆雷,无数人的中产梦就这样破灭了。
更让人感慨的是,无数财经自媒体大V,也在这场财富转移大潮中不知不觉成为了共谋——
君不见,无数的财经自媒体,每天的文章末尾,跟着的都是P2P广告;
君不见,著名的某库论坛,在国金宝倒闭的前2天,还在鼓吹国金宝如何安全和高收益;
……
诚实说,我们并没有资格去嘲笑李霞和冯佳们,如果不是了解这么多金融知识,我们很可能也是他们当中的一员;对于他们的财富被金融骗子们一锅端骗走,我也只能是一声慨叹……
——每个普通人都有自己的中产梦,但可悲的是,这种梦一开始就被套上了重重的枷锁。

我们的GDP收入分配、我们的银行利息分配,我们过去20多年的货币超发——就是李霞、冯佳,以及所有普通民众梦想里最沉重的枷锁。
下面的第一幅图,是40年来城乡居民可支配收入与人均GDP的缺口拉大情况;
第二幅图,是28年来中国和美国劳动者报酬占GDP比重的对比。
(图表转引自:付一夫,数据说话:国有多富,民有多穷)


第一幅图可以看出,民众收入占国家财富的分配比例,中国一直远低于美国;
第二幅图可以看出,无论城镇居民还是农村居民,其家庭的人均可支配收入都与国家人均GDP的缺口越来越大,这意味着民众收入在整个国家财富收入分配中的占比越来越小。
这两幅图已经给了我们一个最基础的认知:在中国的国家财富收入分配格局中,普通人想要晋升中产,本身就要比美国难得多!
下面第一幅图,是1989年以来中国人民银行的人民币年期存款利率和贷款利率比较;第二幅图,是2000年以来官方CPI涨幅与一年期存款利率的比较。
(图表转引自:路财主,包揽全球前4名,我们的银行为什么这么牛?)


第一幅图可以看出,1998年开始,央行的存贷款基准利率差,就被刻意的维持在一个超高水平上(3%左右,国外有信用的货币一般是1%),让全国民众的钱,用低利率来补贴银行业;
第二幅图可以看出,2015年迄今,一年期存款利率持续低于官方自己公布的CPI指数,这意味着,民众放在银行里的存款,剔除通货膨胀之后实际上是负收入,去年存款100元,从数字上看今年变成了102元,实际的购买力却变成了98元。
存款是实质负利率,利息差还这么大,没有投资渠道的普通人,如果去存款,等于是在白白给别人送钱——你如何让他们不去到处寻找P2P这样的“投资机会”呢?大多数P2P的确是赤裸裸的骗局,但某种程度上说,让储户持续负收入的银行,又何尝不是呢?
下面第一幅图,是20年来中国央行印钞数量(央行资产负债表规模)的增长。
第二幅图,是40年以来中国广义货币(代表整个社会钱的总量)的增长。
(数据来源:中国人民银行,第二幅图因数字增长太快,所以左轴用对数坐标显示)


从第一幅图可以看出,1999年以来,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从3.3万亿元变化到36.3万亿元,增加了10倍以上,年化增长率为14.5%;
从第二幅图可以看出,1978年以来,广义的人民币供应量从1100多亿,增长到现在的接近170万亿,增长了1500倍,年化增长率高达21%。
在这种货币扩张速度之下,如何能指望让民众满足于1-2%的存款利率?任何一个想要变身中产阶级的普通人,凡是想要保住自己的财富不被贬值和缩水,他们至少要找到接近货币增长率的收益,而遍寻市场上的所有投资品种,声称能够保本保息且收益超过10%的,只有P2P产品。
有了以上6幅图表所展示的3大枷锁——你让李霞和冯佳们,如何不焦灼,如何不上当?
每一个P2P骗局,都会引起一连串的连锁反应,谷雨实验室文章的结尾就写到:
冯佳觉得最残酷的是,赔了的不只是自己的钱。父母、朋友和客户的钱都套进去了,这让她背负了巨大的道德压力。“我觉得我没法再过好了”,冯佳这些天里瘦了7斤。杭州7月的气温天天在36度以上,她却时不时会打个寒颤。
……
冯佳坐在喷泉前的石凳上,茫然看着欢闹的人群,嬉闹的孩子正不顾一切冲进喷泉中,往来的人们正享受着繁荣的都市生活,他们对几百米外正发生的P2P爆雷一无所知。
中国的民间信用体系,本来就先天缺血,而绝大多数P2P所干的勾当,其实相当于将大剂量毒素注入其中,并让这种“互害社会”的思维像病毒一样传播和扩散,最终让整个民间信用体系持续处于深度溃烂而不可信任的状态——
经过这一轮P2P爆雷、小贷公司和担保公司的爆雷,支付宝、微信也被限制购买赎回额度,P民们可能才会再次意识到,只有国有大银行才靠谱,所以,他们只能乖乖的把钱存进大银行,主动的套上这3副沉重但无可奈何的枷锁,才能避免被金融骗子吃得渣都不剩的结局。
网上有个故事说: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