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在兴平:院子那棵桐树...

作者:微视兴平 / 公众号:weishiXP发表时间 :2018-06-13


文/何军刚 
从我记事起,院子那棵桐树就一直挺立在屋后紧临的厨房门口,粗壮的树干,巨大茂盛的树冠覆盖了整个厨房和大半个大瓦房。

兴平西南乡的农家人都喜欢在后院栽种成排的树,其中白杨树居多,其次槐树,椿树……
但桐树却稀少。
栽棵梧桐树,引得凤凰来,传说凤凰只栖梧桐树,如此来说桐树也算棵寓意吉祥的树种,虽然无从得知父辈们出于何因在院中栽了棵桐树,但青少年时期的我却很喜爱那棵枝叶茂盛,花团锦簇的桐树。

阳春三月,院中那棵桐树巨大的树冠上开满粉紫色喇叭状的花儿,一朵朵簇拥在一起,立在厨房门口仰望树冠,天空一片粉紫色,春风徐徐,桐花洒落,好一场桐花雨,捡起一朵朵粉紫色桐花,放在鼻口,用力一吸,沉醉在花蕊的芳香中,把桐花倒过来,花儿的根部含在嘴里用力咂吸,感受着那一丝丝甘甜……

初夏,桐树的枝叶疯狂的伸张着,匆匆郁郁,遮盖了整个小厨房和大半个前屋,凉风习习,枝叶轻摇,搬一张小靠椅坐在树下,捧一本喜欢的书刊,一坐几乎就是大半天,偶尔从枝叶上掉下一只全身碧绿的小毛虫似乎都能让我逗玩好阵子……

金秋,落叶归根,大片大片的桐叶飘然而落,厨房和前屋的瓦片上积落了厚厚一层的桐叶,
阻碍了下雨天雨水的畅通,那段时间,每逢星期六学校下午放假,父亲都会督促我上房顶清扫一遍落叶,找来一把大竹扫把,卯足劲儿猛发力把扫把扔上三米多高的瓦房,那棵桐树便成了我少年时代上房顶的天然工具,顺着厨房门前那棵桐树爬上瓦房顶,将枯叶扫落下来堆积到厨房当柴禾烧。

那一年,父亲翻盖新房,两间宽的瓦房和厨房被拆除,院子那棵粗壮茂盛的桐树也没能幸免被伐,但后院却又自生自长出了许多小桐树苗,其中一棵已有碗口粗,但直到如今,每次回家我也没能赶上它开花的季节,期望明年能赶在它开花的季节回家,再看一场阔别已久的“桐花雨”……
呵呵……庭有梧桐树,引得凤凰栖。昨夜桐花雨,晨闻凤凰鸣!

作者简介:何军刚,兴平市汤坊镇丁家堡人,曾用笔名:何伊,尘封记忆。一个热爱文学,热爱故乡,汤坊二中走出来的八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