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卖“八百壮士”的叛徒是谁?抗日英雄谢晋元惨死于背后一枪

作者:兵说视界 / 公众号:duxiake2015发表时间 :2018-05-16

1937年11月,在上海闸北“四行仓库”死守的孤军“八百壮士”被迫缴械撤入租界,带头的副团长谢晋元没想到,自己从踏入租界区就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图:谢晋元
在租界,没有武装的孤军是日伪的眼中钉。由于四行孤军创造了四行仓库保卫战的胜利,他们是抗战军民的精神榜样,他们英勇的抗战行为时刻鼓舞着中国军民。
如果说,谢晋元到了租界区,就和“八百壮士”销声匿迹,可能日伪也不会找他麻烦,但谢晋元没有这么做。他不仅大张旗鼓带着官兵们出操、训练,还不定期组织升旗仪式,引得周边市民更加崇敬孤军营官兵。
从他们进入租界到后来被抓,整整有4年多时间,曾有人提出,以进军营慰问的形式,分批将孤军营官兵换出来,让他们重返抗日战场。但谢晋元拒绝了市民们的好意,因为这样既会将替换的市民置于险地,也有损孤军营官兵的抗敌气节。他们留下来,就是要表明,国军还在上海,国军未放弃上海。
谢晋元严正表示:“余自奉令撤退之始,即知今后环境之艰危,当十倍于固守四行之时。地方人士曾有私自潜离上海之建议,但经余拒绝。因余为奉令撤退,光明而来,亦当正大而去。”

图:在租界区依然坚持出操训练的孤军营
这样的孤军营,日伪当然不喜欢,租界区的诸国也不喜欢。租界区诸国应该是希望孤军营这个头头谢晋元离开的,因为他是主心骨,日伪天天叫嚣着要引渡谢晋元,对诸国来说谢晋元确实是个大麻烦,但他们应该不至于要害死他。
但日伪却不一般,他们迫切希望能砍掉孤军营这面旗帜,日伪的上上策当然是“劝降”,这样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不仅把旗子砍了,还扛回了自己家。
1940年3月,汪精卫派人以陆军总司令的高官诱降,谢晋元严词斥道:“尔等行为,良心丧尽,认贼作父,愿作张邦昌,甘作亡国奴。我生为中国人,死为中国鬼,以保国卫民为天职,余志已决,决非任何甘言利诱所能动,休以狗彘不如之言来污我,你速去,休胡言。”此后,汪伪又多次派人以高官厚禄诱谢变节,均遭到拒绝。
谢晋元在孤军营的凛然正气,为抗战注入了精神力量,愈加受到敬仰,日伪更是恨之入骨。他们想过一个“下策”,是将谢晋元绑架离开上海,但多次派人到孤军营行动,均未成功。
他们终于忍不住,决定使用下下策,利用暗杀的方式除掉谢晋元。他们多次派日本浪人或汉奸,怀藏手榴弹、短枪等武器,到孤军营图谋暗害,未得逞。
1941年4月24日早晨5时,谢晋元带着孤军营官兵们按时早操,却发现上等兵郝鼎诚、龙耀亮、张文清、张国顺4人迟到,谢晋元便上前追问缘由,谁知这4人已被日伪收买,他们趁谢晋元上前询问无防备之机,取出准备好的匕首及铁镐等凶器一拥而上,猛刺谢晋元的胸部及太阳穴。谢多处重伤,流血不止,至6时许就彻底离开人世,年仅37岁。

图:谢晋元追悼会时,蒋亲笔题字“浩气长存”
这4个败类被其余官兵当场抓获,并移交租界当局羁押。他们经租界区第一特院刑庭审理,判处4人死刑。
日伪虽对他们有承诺,但民愤难平,经二次审理,4人依然被判处死刑,并由电台广播称他们已被执行死刑,不过至今仍有人怀疑他们被秘密释放。
谢晋元被害消息传出,举国震惊,上海各界30万人前往“孤军营”吊唁。英雄虽然远去,但他的精神长存!如今,上海还有晋元高级中学、晋元路等以谢晋元名字命名的学校、道路等,而上等兵郝鼎诚、龙耀亮、张文清、张国顺这4人,遗臭万年!

图:在谢晋元塑像前,一位老人给孩子讲抗战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