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火车站的遭遇

作者:紫英荟 / 公众号:nelly_200111发表时间 :2018-08-10


那已经是1995年的事了。
那些日子,报刊、电视长篇累牍地报道了广州火车站发生的坑骗旅客现象和一些黑幕。于是,市政府下大决心进行整治,“铁老虎”终于被触动了。这事让外地旅客大快人心,作为广州人的我们也为此而欢呼。已有好些年了,“铁老虎”的“钢牙”总不能被敲掉,外出旅游的人谈“铁”色变:在车站旁,在售票窗,在列车上,甚至在管理部门中,都会出现黑色的交易、强盗的行径。这不,距华侨医院不远的那条铁路,要不是经过陈开枝副市长找来新闻部门暴光,那“收买路钱敲脚骨”的行径还不知何时才算个完。
因是大快人心之事,我便买来报纸一一细读。看着报道中那可憎可恶的一幕幕,我的脑海里不禁涌现出在南京遭遇的一段经历……
“山负龙盘虎踞之雄,水占襟江带湖之胜。”六朝古都——南京,吸引了多少中外游客接踵而至,我们也有幸成为其中一分子。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我们一行随着当地旅行社匆匆浏览了中山陵、总统府、秦淮河、南京长江大桥、玄武湖等名胜古迹。然而,改革开放后的南京,却渐渐淡忘了“雨花台”这个特定历史的纪念产物,淡忘了壮烈牺牲的革命志士。当地旅行社摒弃了这个万人敬仰的地方,说是“信不信由你,这个景点不吉利,很多旅游者不愿去。”于是,我们几个人便抽空前往,怀着崇敬的心情瞻仰那些为国捐躯的革命烈士。

挑选了一些雨花石留作纪念后,我们离开了雨花台,急奔火车站,打算购买到苏州的火车票。
车站上人山人海,水泄不通。还没开始售票,等候买票的队伍就已排到了车站的大门外。我们做好分工,有些人排队,有的挤进里面看时刻表。这时,有个票贩子走到我们面前,悄悄问我们是否需要买车票,他可以代劳,但每张票收取十元手续费,“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虽然当时南京到苏州的火车票才二十元左右,手续费却要收50%,看着拥挤的长长的队伍,我们暂时放下怀疑,答应试一试。十多分钟后,票贩子回来了,告诉我们票房窗口有民警看守,没办法插进去,就失望地走了。我们很欣慰,尽管排队辛苦,票贩子钻不了空子,还是有希望的。
过了一会儿,有两个车站工作人员模样的人走了过来,又问我们同样的问题。嗬,又是票贩子!很明显,他们已听到我们刚才与那个票贩子的对话,挤眉弄眼地说,他们保证可以买到票。我们说,别来这一套,刚才已经有人试过了。他们笑了起来,说那些是“散件”票贩子,不认识车站上的人,光有一股蛮劲是买不到票的,就算能买到,也是站票。而他们是属车站上的,保证能买到座位票,但每张票收二十元手续费,也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经过商议,我们同意了。
票终于买来了。望着拥挤不堪的购票队伍,我们十分庆幸自己运气好,可不象导游所说的那般“不吉利”。待我们付钱后,票贩子却少给我们两张车票,说手续费要加价,因为车站里的人要吃回扣,所以每张票要收50元。我们和他们吵了起来。这时,马上有好几个男人上来把我们围住,压低嗓门威胁说,不给钱甭想离开,还抓住一位男团友的衣领要打人,情形十分危急。几经讨价还价,我们被迫每张票加10元。拿到钱后,他们仍不罢休,坚持要每人再交20元。我急了,双手拿着从黄山上带下来的拐杖大声喊起来,引来了附近旅客的目光,有一个还走过来看看是怎么回事。这几个人把那人臭骂了一顿“多管闲事”后,才把车票还给我们。我们终于“突出重围”,象“死过翻生”似的,浑身上下都被冷汗浸透了,几天后仍心有余悸。
候车室里,我们看到几个车站工作人员模样的人在逐一向乘客“推销”座位票,每张10元。当一个“推销员”来到我们面前兜售时,我们不耐烦地回答,已经买了座位票。他轻视地一笑,说:“怎么可能,你们在车站上买的都是站票。”我们急忙拿出车票细看,才发现真的不是座位票。我们问那人:“我们手上的都是站票,把钱给了你,到时不认账怎么办?”他说:“不会的,买了票后,我就带你们从后门进站台,等你们上了车才放其他人。先上车的人肯定可以坐到座位。”不管那人如何动员,我们已被这类人“坑”怕了,死活不肯买座位票,宁可站着到苏州,不就是三四个小时吗?
反正闲着没事干,我们对这些“推销员”进行了仔细的观察。他们看起来不象“散件”,应该是车站上的工作人员,他们源源不断地带着交了座位票钱的旅客从后面进入站台。“简直是光天化日之下的集体贪污!”没有交钱的旅客纷纷议论,有的人还显得有些激愤。
车厢的过道里挤满了没有座位的旅客,火车慢悠悠地行驶着,全然不顾从黄山下来没两天的我们,双脚仍然是一拐一拐的,我的脚还在肿着呐。这时,旁边座位上有几位从淮南始发站上车的旅客,看见我们的痛苦样子,便腾出点地方,让我们轮着坐。大家挤在一起,一路上聊天,倒也不觉甚累。交谈中得知,让座的那个女孩子是上海知青的后代,父亲调回上海,母亲是淮南当地人,两地分居。两个孩子都十几岁了,也分住两地。每逢节假日,他们一家就回淮南相聚,甚是辛苦。她父亲感叹地说,“文化大革命”害苦了两代人。
俗话说:“相聚总是缘”。车到站了,我们和那几位好心的旅客依依不舍地挥手告别,留下了一个美好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