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匠精神 筑牢四川经济发展路 工业文化

作者:四川经济日报 / 公众号:scjjrbsced发表时间 :2018-05-16


2016年到2018年,“工匠精神”三度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前不久国家印发《关于提高技术工人待遇的意见》,要求“大力弘扬工匠精神”,“营造劳动光荣、技能宝贵、创造伟大的社会氛围”。
如今,“工匠精神”,已然成为了我国迈向高质量发展的助推器。
“敬业、专注、严谨、传承、创新……”工匠精神是一种职业精神,也是职业道德、职业能力、职业品质的体现,是从业者精益求精的匠心品格。
灵巧双手,匠心筑梦。
时值五月,记者采访了奋战在工业一线的三位能工巧匠。他们为“工匠精神”作出了生动的诠释。
——柔的心,钢的枪,胡明是追求极致的巧手工匠,把精益焊成信仰,浑然天成不可分割;
——如匠人轮扁之巧妙,张安秋掌握传统技艺之精妙,酿制传世之香、非遗之味,传承百年匠心,延续工艺之魂;
——精心雕琢,张海波用钢筋铁骨为城市重绘经纬,善作善成,筑梦轨道;

胡明:把手上的事做到极致
在“焊花”中绽放精彩人生
左手持面罩,右手拿焊枪;火花四溅,弧光闪烁。
“最重要就是要用心做事,要有一份把事情干到最好的心。”四川川锅锅炉有限责任公司焊接组组长、高级技师胡明这样表达了对工匠精神的理解。
精益求精钻研成本能
初夏的车间内,身着厚厚的焊接服的焊接工人正在“焊花”中专注地完成每一条焊缝。
焊接是胡明的第一份工作,也是他唯一的一份工作。他16岁进校学习焊接,从最初什么都不知道的“小白”,到今天成为焊接行业的“大师”:能准确判断出产品实际存在的缺陷位置、性质及形状的返修方法,创造了以氩弧焊连续施焊上千个头,X射线检测100%无返修的记录。
精益求精,不断前行。在焊缝岗位,胡明一干就是30年,练就了一身绝技,诠释着“工匠精神”。
“焊缝一次合格”是胡明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焊接的主要是起到连接零部件的作用,同时要承受各种硬力,如果焊缝焊得不好,在制造过程会引起返工,甚至产品报废。
“手上不能晃动,焊枪要保持到一根焊条焊完为止,偏离一点,有可能就会放进气体。”胡明颇为严肃地告诉记者,“我们焊接的锅炉,使用的时候,气体从里面通过,会产生数十吨到数百吨的高压,如果焊缝不牢固,不能和母材的质量达到平衡,就很容易被撕裂,导致爆炸。”
“我们要对每条焊缝负责,对自己手上的产品负责。”据悉,30年的时间,经胡明之手焊接的产品,没有一次返工。
在精益求精的同时,胡明更喜欢钻研思考。
胡明讲到,上世纪80年代,厂子里新增“手工钨极氩弧焊”这项技术,而该技术在国内焊工行业尚属“高精尖”,厂里几乎没人懂得。
当时,20岁出头的胡明,没有师傅教就自己看书钻研,并在一次闲逛时捡到了废料堆里别人练习用过的试件。执着的胡明,就这样开始通过试管焊缝的形状和纹理,倒推操作原理,反复琢磨、反复试验,经过近一个月的钻研,胡明还真琢磨出了送丝和运弧的正确方法。
“吃饭都吃愣神了,脑子里全部都是这件事情。”回想起那段时间,胡明憨厚地告诉记者,“如果真正热爱这份职业,就会喜欢钻研并掌握这门技艺。”
而这股“钻劲”,早已成为胡明的本能,在一次次钻研过程中,胡明研究出了手工钨极氩弧焊连续送丝法、大型板梁埋弧自动焊背面焊点红热观察法,将原手工氩弧焊机改为半自动内孔脉冲氩弧焊、手工氩弧焊机两用机等方法,极大地提高了产品质量和设备利用率,为企业取得良好经济效益做出了突出贡献。特别是,他采用的多层多道焊法,既降低了操作难度减轻了劳动强度,又大幅度提高了一次无损探伤合格率。
传承技艺是一种责任
“我喜欢焊接,现在岁数大了,要有年轻人接上来,我们这批走在前面的人要有责任感,要传帮带。”胡明告诉记者,“把自己所学的技艺传给徒弟们,帮助他们成长,是我的责任。”
“刚开始学习氩弧焊的时候,师傅很耐心的教,直接抓住手纠正手腕的角度、焊接的方式等。”四川川锅锅炉有限责任公司焊接一组组长唐成凤告诉记者。
31岁的唐成凤,从21岁便跟着胡明,这一跟就是10年,“师傅很严格,对我的要求很高。”正是因为胡明对唐成凤的高要求,唐成凤也练就了一身精湛的功夫,荣获了全国五一巾帼标兵、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等荣誉。
“我能走到现在这步,深受师傅的影响。师傅一直教导我,做事情就要好好做、好好干,要做出成绩。”唐成凤说,“以后还要继续向师傅多学习。”
在胡明十年的教导下,唐成凤也一直怀揣一颗匠心,坚守在艰苦的焊接岗位。“我愿意拿着焊枪,保持初心和匠心,在工作中绽放‘焊花’。”唐成凤坚定地说。
“只要你肯学、愿意学,不管自身先天条件和学习时间长短,我都会不藏私的教,尽可能将自己会的东西传授出去。”胡明说,“带每一个徒弟我都是这样想的。”
手把手教学,练就一身硬功夫只是第一步;更多的是教会徒弟们如何结合自身经验、自我钻研的能力。“焊接技术,既要靠实际操作,也需要理论知识支撑,我经常教导徒弟要‘理论与实践相结合’,要多看书,增长理论知识,又要结合产品技术要求,自己钻研创新改进焊接方法。我希望尽自己所能去培养一批年轻化的专业焊工人才。””胡明表示。
自1989年开始带徒至今,带徒人数已达30余人。而今,徒弟大多已成长为生产骨干、技术能手,多名徒弟在省市技能大赛中获奖,获得技师、高级技师资格。胡明也被媒体誉为“带出劳模的劳模”。
心有新诚,手有精艺。胡明在焊花与弧光中闪耀着他的平凡人生。

张安秋:一生专注一种“味”
传承百年匠人心
他是郫县豆瓣的传承人,也是“川菜之魂”的守护者。
他说辣椒蚕豆的结合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变化。酱汁辣香,味鲜醇厚,这是传世之香、非遗之味。传承百年匠心,延续工艺之魂,一生做好一件事,只为“舌尖上的幸福”。
“在工作中对自己严格要求,首先要对企业真诚,把心态摆正,对自己的事业更是要专注和认真。其次就是传承,将自己毕生所学的传统制作技艺代代相传。”这就是郫县豆瓣传统制作技艺传承人、“四川工匠”张安秋对工匠精神最朴实的理解。
踏实专注 坚守匠人匠心
刚走进郫县豆瓣厂区,一股浓郁的豆瓣酱特有的香味扑鼻而来,撩拨着舌尖上的味蕾。
“匠人精神就是要专注、踏实地做好一件事情。”张安秋告诉记者,“我15岁的时候就开始进入豆瓣厂做零工,1978年正式入厂,跟着师傅学习手艺,当时师傅有很多徒弟,但是几十年下来坚持到最后的不多。几十年来,每天都做一件事情,要沉得下心,耐得住性子。”张安秋四十年如一日的凝心聚神,酿制出了一缸缸品质优良的郫县豆瓣。
花甲之年的张安秋一边讲,一边娴熟地拿起木杵上下翻动豆瓣酱,醇厚回甘的酱香从酱缸溢出。
“木杵要从缸周入、缸心出,每缸翻搅十二次以上,将物料拌和均匀,释放出酿制过程中产生的杂味,同时导入新鲜空气,保障发酵质量。”张安秋介绍说。
据介绍,经张安秋之手的“鹃城牌”郫县豆瓣,三年特级豆瓣至少需要翻晒1095个日夜,五年以上特级豆瓣至少需要翻晒1825个日夜;一缸郫县豆瓣一天翻12下,三年特级豆瓣需翻至少13140下,五年以上的特级豆瓣需要翻至少21900下……郫县豆瓣正是在张安秋这代匠人手中,用四十年执着、坚守的匠心让其成为传世珍味,成为“川菜之魂”。
2016年,郫县豆瓣品牌评估价值达650亿元,涉及专利近3000件,蝉联加工食品类地理标志产品全国第一,四川省地理标志产品第一,成为全省地方产品的产业名片。未来五年,郫都区将力求实现其全产业产值500亿元。
薪火相传 永葆工匠精神
闻一闻酱缸的香气、看一看豆瓣酱的色泽、尝一尝豆瓣酱的味道,张安秋便能知道豆瓣酱好不好,并且能迅速辨别出豆瓣酱酿制的年份。这就是张安秋想要传承下去的一门技艺。
“郫县豆瓣的制作技艺不能失传。如果失传,我们这一辈带徒弟的人就该‘打板子’了!”张安秋说,传承“郫县豆瓣”古法制作精要,要严格遵守“晴天晒、雨天盖、白天翻、夜晚露”的传统制作技艺,将郫县豆瓣古法技艺真正传承下去。
为了确保“鹃城牌”郫县豆瓣传统制作技艺代代相传,张安秋积极进行传帮带工作,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郫县豆瓣传统制作技艺传习所和成都市“张安秋技能工作室”为依托,2012年至今培养出郫县豆瓣传统制作技艺国家、省、市、县级传承人10余名,成都市餐饮老字号继承人及传承人20余名,公司及行业技术骨干等50余人,使“鹃城牌”郫县豆瓣传统制作技艺不断发扬光大。
“传承不仅要教会他们制作工艺,更要教会他们钻研学习的态度,这才是传承的核心。”张安秋介绍说,“在我还是学徒的时候,就喜欢自己琢磨、观察和摸索,到曲房观察温度、看浸泡的时间等。”
正是其骨子里那股钻研劲,不断研究、不断打磨制作技艺,张安秋研发出了“水浴保温发酵”的创新技术,这技术既保证拥有300年传承历史的“郫县豆瓣”风味不变,瓣子发酵周期缩短至60天,且不再受季节的影响,年产量由原来的不足百吨剧增到一万吨,解决了郫县豆瓣行业长期存在的难题,为“郫县豆瓣”生产由传统作坊式生产过渡到工业化生产奠定了基础。
同时,针对发酵制品易出现产品涨袋、保质期短的问题,张安秋还研究利用新的灭菌方法、工艺控制参数等,预防和解决可能因为灭菌不彻底等因素导致的涨袋等现象。
“传承技艺之外,我们也要实现创新发展。” 张安秋说,手工技艺是必须要坚持下去的,要守住原有的风味,同时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进行技术革新。
四十年的沉淀,郫县豆瓣的浓郁酱香早已沉淀渗透到张安秋骨子里,郫县豆瓣也成为张安秋生命中最重要、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择一事,终一生,是张安秋屹立不变的坚守,是用一生筑成的匠人之魂。

张海波:敢为人先勇创新
细织城市交通动脉网
张海波(中)
他是闻名全国的第一条跨座式单轨的构筑者,更是城市动脉的创造者。预见未来,精心雕琢,以创通天下,用钢筋铁骨为城市重绘经纬。
他的战场绵延千里,善作善成,筑梦轨道。
他,就是中铁二院工程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工程师、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张海波。
“从业三十多年来,我不断总结经验、积累经验,最终的目标,就是要把我们的城市轨道交通做得更好。”接受记者采访时,张海波道出了对“工匠精神”的理解。
执着敬业塑造城市经纬
你体验过“穿”居民楼而过的轻轨吗?在重庆李子坝站,轻轨2号线列车“穿”楼而过,这一震撼景象在全国是独一无二的。
重庆的轻轨2号线自2006年正式运营以来已有12年,但依然阻挡不了外地游客的好奇,李子坝站几乎成了外地来渝旅游者的热门景点。但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是,张海波就是负责这一项目的总工程师。
回忆起这一项目,张海波颇有感触:“接手这个项目对我来说是极大的挑战,那是我第一次作为总体设计负责人,而这个项目在全国都属于非常新的东西,在我们国家是没有的。”
张海波告诉记者,要将轻轨穿过一栋19层高的建筑,最大的难题就是列车从楼栋中间穿过时,对整栋楼房产生的震动影响。
为了解决这一难题,张海波废寝忘食地钻研。“我们开展了包括地基处理振动传递等方面的研究。”张海波回忆道,“通过大家的不懈努力,最终,我们采用了一个轨道的桥梁结构和建筑结构完全脱开,使轨道的振动直接从结构方面传到基底的这么一个方案。”
据了解,在李子坝站,托举轨道的柱子埋在下层的房子里,与楼房建筑之间有20厘米的安全距离,虽然轻轨与楼栋看似一体,但由于这一设计,使得轻轨与楼栋之间互不干扰,在结构上完全分离,轻轨的运营不会带来楼栋的震动。
执着敬业的张海波不仅克服了李子坝站这个难题还克服了一系列困难,用匠心构筑了一条条轨道交通。
成都的龙泉山脉是成都地铁18号线的必经之路,打通这条隧道,是成都地铁18号线一期工程最关键、难度最大的工程。“龙泉山隧道长达10公里,这是我国城市轨道交通里第一条线路最长的山岭隧道。”张海波说,“这个隧道还是高瓦斯隧道,在几年前,同样穿越高瓦斯的工程里面,已经发生过瓦斯爆炸和人员伤亡事故,因此打通这个隧道的难度非常大。”
这一刻,张海波执着专注的工匠精神再一次成为攻克难关的破解之术。据了解,龙泉山隧道施工工人全部穿着特殊的作业服,安全帽上还装有具有定位功能的芯片,隧道设置全方位监控系统,在既有视频监控的基础上,监控系统拓展瓦斯监测、人员定位、广播通讯功能,为后续施工提供安全保障。
创新突破走在行业前沿
每天乘坐成都地铁一号线,你是否发现天府广场站有什么不一样?
一号线列车快到达天府广场站时,乘客会听到这样的播报:“列车将打开两侧车门,请要下车的乘客从列车前进方向的右侧车门下车。”在其他地铁站,上下客都在列车的一侧,在天府广场站,两条轨道的另一侧各修了一个侧式站台,这样就形成了“一边上,一边下”的格局,有效地避免了人流对冲造成的问题,缓解了拥堵现象。
这一创新举措得益于张海波的“先见之明”。早在成都地铁一号线设计之初,张海波就预计到未来的天府广场站,会成为人流量巨大的地铁车站。随着成都地铁1号线的开通运行,天府广场站也成为一号线客流量最大的站点。
在天府广场站乘坐地铁二号线来到犀浦站,从地铁上下车后,不需要出站,直接在同一个站台上就可以换乘高铁去都江堰、青城山,是中国第一个高铁与地铁同台同向的换乘站,全程比以往至少节约15分钟。
作为成都地铁二号线的总工程师,在设计规划之初,张海波就在思考如何实现铁路与地铁的同台换乘。二号线的犀浦站与成灌铁路相交,经过反复研究,张海波创造性地将犀浦站的地铁的铁轨铺设在了成灌铁路铁轨中间,并且对犀浦站进行了“换边”,使地铁二号线的右侧行车,到了犀浦站变为左侧行车,与铁路保持同方向行车,实现了犀浦站的同台同向平行换乘。
在犀浦站,张海波还设计并实施了铁路与城市轨道交通的安检互信,他希望未来的犀浦站能够实现铁路与地铁的同一票制。
敢于突破、勇于创新,这是张海波对工程的一贯追求。
三十多年来,张海波主持设计了全国第一条跨座式单轨交通——重庆轻轨较新线,创新了城市轨道交通制式;在全国首次成功实现了浅埋明挖自然通风区间隧道的设计理念,开创了在富水大粒径砂卵石土及膨胀土地层条件下采用盾构工法的先河;主持研发了用于大型空洞回填的大体积空心混凝土结构,并获得国家专利。
不仅如此,张海波还主持编制了四川省地方标准《成都地铁设计规范》,成都市地方标准《成都现代有轨电车设计规范》和《成都市域快速轨道交通设计规范》。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张海波正在主持编制住建部下达的国家行业标准《现代有轨电车设计规范》和《市域快速轨道交通设计规范》,这将填补国家和地方在城市轨道交通设计标准方面的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