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一条溪流

作者:cycn / 公众号:c555890发表时间 :2018-04-16


清明期间,心里想着去泾县逛逛,可没去成。假期刚过一上班,单位通知,周末组织大家去泾县的汀溪。敢问一句,这算心想事成么。
这真是,你能想多远,就能去多远。早知如此神奇,应该想得再远点。

汀溪是泾县东南部的一个山区乡镇,现在为4A级景区,唤作水墨汀溪。这名字,就迷蒙清幽,诗意皖南。
汀溪没有古诗词和古建筑遗存,是纯自然景观,沿着小溪,两边是竹林和树林。现在是汀溪枯水期,没法漂流,只能听小溪潺潺,在溪边走走。

有人说,有走在九寨沟的感觉。牵强了。九寨沟那树叶和湖水的颜色,丰富到让你痴迷。就是地震后的九寨沟,汀溪也比不了。汀溪人倒是没往这上面扯。但是,还是流露出了不自信。
汀溪的山路,他们打出了皖南川藏路的旗号。山区是隐秘的,会以何种方式被外界认知?在打开方式和打开接口的选择上,借光肯定不是最优选。我最先知道这地方,是因为有个茶叶叫汀溪兰香。

我和一同事专注拍照,对整体景观也就不挑剔了。我们脱离了大队,在水边跟流水较劲,没怎么拍,就到饭点了,时间比溪水流得还快。
搭伴拍照,有时比带三脚架还重要。比如从桥边跳下去拍,没有人帮你传递相机,伸手拉你一把,你是下不去,又上不来的。


行程安排是,来回颠簸六小时,景区停留四个半小时,还包括吃午饭。
饭后去周边转转,遇到当地人,和他在路边聊两句。他指指门前的小溪说,你们沿着这条小溪往前走,除了没有亭子、桥啥的,这里与景区里是没有区别的。这景区门票收的,有人帮着吐槽了。


见一小队人,挎着竹篮,往山坡上走,猜想应该是采茶去,我们跟上,想看看如何采茶。
泾县拥有罕见的原始次生林,是个出茶叶的地方,除了“汀溪兰香”,还有“涌溪火青”,我桌上就放着一罐“涌溪火青”。皖南的春天,被包裹起来,精致地放到了桌上,任你咂摸、品味。


现在不用脑补茶叶是怎么来的了,站在茶园里,亲眼看着采茶。她们采到篮子里的全是一芽一叶,她们说,这叫做:一刀一枪,说要买这样的茶叶得八百起步。那么刚才在景区门口,我们问的那三百到五百的茶叶,就身份可疑了。
今天一通拳打脚踢的折腾,难不成,就为了寻访这茶叶的原产地,不知汀溪兰香,算不算地理标志产品。

回城的路上,车子开得飞快,车上的同事开始睡觉。我握个相机,留神窗外。只觉得眼前一亮,老房子前立满了金黄的细条,觉得好看,一通连拍,快门跑赢了车速。有人说,这是做宣纸的,也有说,是竹子剖的。
在别人睡觉时,我睁大眼睛,准备捡漏。本篇选出的照片,有四张在车上拍的,美景不但在景区,也在去景区的路上。


短途一日游,要是折算成现金给你,那真是无感的。一道出行,单位里立刻扬起一种欣喜,大家有了相同的惦记,一起关心隔壁城市周末的天气。从报名到成行,有了一周的共同期待。
欢乐不在花费多少,而是在于,这欢乐是有,还是没有。

车上导游说,世界上有这么多人口,你们能坐在一起,多么不容易。一转身,他给大家发帽子。我想,以帽子做为快速建立的共同标识,这世界又是多么脆弱,多么容易彼此走散。
一天下来发现,汀溪名字没有起错,这就是一条溪流。当然,沿着这条溪流,你能走到哪里,怎么走,你要的是什么?是拍照、打牌、徒步、交流、休闲……就看各位自己了。

公众号:cycn长按二维码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