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林深处曼控山

作者:西双版纳报 / 公众号:xsbnbwx发表时间 :2018-08-10



雨林深处曼控山
□ 邱晓灵
在神奇美丽的基诺山东南,有个地方叫曼控山。基诺族乌尤支系曼控人世代居住在这里,耕耘劳作,繁衍发展,承袭着自成体系的曼控文化。

曼控是傣语,意为森林深处的寨子。解放前,曼控的居民像星星一样散落在山上、森林里,几经搬迁,逐渐集中到了现在的曼控大寨、曼控新寨两个固定村寨。我的家乡曼控新寨就坐落在森林深处一千多米的半山腰,寨子形如太师椅,中间凹两边凸,背靠着山,老人都说这是块风水宝地。

基诺族信奉万物有灵,山有山神,水有水神,树有树神。村民们把村头那棵绿荫如盖的老榕树奉为“山神树”,逢年过节,村民都要杀鸡供奉,平时遇有灾祸要去“山神树”前供奉祈福。寨子里世代沿袭“山神树”周围不能大声说话、不在树周围大小便,更不能攀爬树的村规民约。如今,这棵枝繁叶茂的老榕树昂首挺立,护佑着村寨繁荣、村民安康。

村子中间有一眼泉,杯口大的清泉从洞口流出,村民们称为小箐水。老人们说,自他们记事起,这眼山泉从没干涸过。小箐水生态干净、甘之如饴,放在桶里几个月都不会长青苔,男女老幼都习惯直接饮用,从不闹肚子。曼控新寨有接新水习俗,每年大年初一凌晨,喝酒聊天的大人们会叫醒孩子去接新水,后者一手揉着惺松的眼皮,一手拎着竹桶赶往小箐水排队,静等头鸡打鸣……这成了曼控新寨新年的一道靓丽风景。

曼控山还有个神奇的“一碗水”。这股山泉从高山顶上碗状岩石中渗出,渗满石碗而不溢出,“一碗水”因而得名。“一碗水”地处曼控人通往外界的必经之道,过往客人到此歇脚喝水,人们先把石碗里的落叶、残渣捡掉,用石碗里的水把石碗清洗干净,把水舀净,然后稍坐一会儿,涓涓细流就从石缝渗出,装满石碗,人们用手捧起石碗里的水,惬意地喝上几口。老人们说,喝了“一碗水”,幸福就会长长久久。这里也是野鸡、白鹇、麂子、马鹿等飞禽走兽喝水的地方,周围常可见到动物觅食留下的痕迹。

距“一碗水”不足半里有个“观音洞”,这是个典型的喀斯特溶洞,里面的钟乳石有的像人、有的像飞禽走兽、有的像竹笋或其他植物。很久以前,远近村民有来此拜观音求子的习俗,据说常年香火不断。父亲说,我家兄弟姊妹就是去观音洞求来的,每年大年初二,他会带上我们去观音洞祭拜烧香。民间传说这座山上有个银洞,银洞里有取之不竭的银子。村民从洞里递进一碗米,洞里会出来一砣银子。后来,一个贪心的男子用锄头挖开银洞,搬银子时洞口突然塌方,那人命丧于此,洞口也从此消失了。虽然只是民间传说,但从中可以看出曼控人“做人不可贪心”的价值观。只有语言没有文字的曼控人,以传说故事的形式,将价值观、生产生活方式传承下来。寨子里有个叫胡阿伴的老人,八十有余,是公认的“故事大王”,村里的孩子听着他故事长大。每天下午,孩子们帮他背水、舂米、扫地,他则回馈孩子们永不重复的新奇故事。

曼控山是古六大茶山攸乐茶的原产地之一。高山云雾出好茶,海拔一千多米的曼控山四季云雾缭绕,是茶叶生长的好地方。曼控人的祖先很早就在此种下普洱茶。听父亲讲,以前曼控山有成片的古茶园,后因茶税太高,人们砍了茶树改种地,曼控山现在虽没有成片的古茶园,但几百年的古茶树仍可在森林里寻见。没有文字记载的曼控人从哪里来,这一直是个谜。从曼控祖先种茶的历史看,我认为,曼控人应该和布朗族克木人一样,是西双版纳土著民族或早先来到西双版纳的民族之一。上世纪六十年代,村民们从深山老林里捡来茶叶种子培育出茶苗,或从山中挖来茶苗,在原址种植了上百亩茶地,从此村民喝茶就近采摘即可。曼控茶清香甘甜,不仅深得喝茶人喜爱,更是村民们走亲访友的佳礼。计划经济时代,供销社收购茶叶时,曼控茶一直以一等茶来收购。今天,普洱茶越走越红,曼控茶也随市场行情不断攀升,成为村民致富的主要渠道。

进城对于曼控人来说,是最痛苦、最艰难的事,学生娃最深有体会。每当假期结束返城读书时,家长都会凌晨3点起床准备好两天的饭菜,让孩子们天没亮就出发,七点赶到公路搭车,运气好的话一两天可以搭到,运气不好会多等几天,我曾足足等了七天才搭到车,刚开始还可以吃家里带来的饭菜,夜宿供销社的屋檐下或公路旁,后几天只有去两公里外曼卡老寨亲戚家借宿混吃。尽管如此,曼控人还是把读书当成改变命运的主要渠道,全寨人形成以读书为荣、出去工作为荣的氛围,只要孩子愿意读书,再大困难,父母也要供孩子上学。寨子里出现在城里工作的哥哥姐姐(或亲戚)带着弟弟妹妹(或亲戚孩子)读书的现象,我就是五岁多远离父母,跟着哥哥姐姐读书长大的。在那个年代,曼控人出来工作有学历,在基诺山乡那可是数一数二的村寨。

绵延的曼控山造就了勤劳的曼控人。大人教育孩子说:“你哄秧田,谷子哄肚皮”。婆婆跟儿媳妇说:“你看看某某多勤快,你有她一半勤快就好了”。曼控人的口头禅是:“舍不得闲”。曼控人没有“等靠要”的思想,在合作社时代都是自力更生,从不吃返销粮,也没有一个饿饭逃荒的。

深居大山的曼控人也过汉族的春节,节日期间开展打陀螺、溜包、荡秋千、跳笙等活动。跳笙、唱山歌是曼控人最喜爱的活动,也是过去青年男女谈情说爱的好时机。曼控山上有个叫“萨拉房”的地方,位于一个半山腰,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平时没人居住。农闲时,附近村寨的青年男女带上食物聚在这里,吹上“萨拉”(锁呐)、跳起芦笙舞、唱起山歌,连乐三天。如今,虽然这个习俗早己逝去,但吹“萨拉”、跳芦笙舞和唱山歌却传承下来,村寨里男女老少都会来上几句。我特别佩服善唱山歌的歌手,他们见山唱山、见水唱水、见人唱人,所唱山歌对仗押韵,完全可以跟刘三姐赛歌。

曼控女人以能干出了名,在外劳动是好手,把持家务是巧手,不仅能做一桌地道的曼控菜,还能腌制美味,如腌卤腐、腌萝卜、腌酸菜、腌酸肉、腌酸笋、挂腊肉、装肠子、做豆豉……每一样都让人垂涎欲滴。曼控女人还会绣名目繁多的花样,如羊打架、八角花、湾湾花、狗开花、空心花、毛虫脚、闲戴花……还有些叫不出名的花样,这些绣样缝在基诺族的筒帕上,煞是好看。

雨林深处的曼控山,一个让我魂牵梦绕的地方。

版权所有,请勿擅自下载作商业用途



监制:曾崇明
主编:岩温香
编辑:岩罕叫
商务合作电话:13887922066
联合发布
中共西双版纳州委宣传部
西双版纳报社

中共西双版纳州委外宣办
西双版纳州人民政府新闻办
西双版纳报社
联合出品点开图片 > 识别图中二维码 > 添加关注